年玖玖

嗨大家好这里是年玖ヾ(Ő∀Ő)ノ|主战索路青黑韩叶|全部不拆不逆|会有all向但主cp不会变|不拆林方双花|渣浪@船长说年玖莫怕抱紧我

【韩叶】灯火(上)

*一个简单的普通人AU
*伞修橙亲情向,提及苏沐秋去世
*一个相互治愈的故事

————

【韩叶】灯火
01.「韩文清」

     韩文清搬进那座老旧的居民楼是在四月末的一个早上,因为房东给他承诺了屋子里所有该有的家具都有,所以他的随身行李就只有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具,一个大些的包就够装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之前一直住在事务所分配的员工公寓里,除了这些也确实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行李了。
    W市的四月,即使还没有正式步入夏季,但是在早上也没有多凉快的气息,甚至连风都没有,闷热的空气死死的裹在了人身上,即使是站着不动也会汗湿了衣服。
   老旧的居民楼的楼道更是闷热,韩文清提了提单肩背着的挎包,对了一下手里的纸条,确认了自己所上的楼层没错,便边掏钥匙边往门口走去。
   韩文清的身后传来了有人上楼的声音,随着楼梯转弯到这个楼层,然后又是往前走的声音,最后稳稳的停在了韩文清的旁边。
   估摸着是自己的邻居,韩文清便转过了头打算打个招呼。
   那就是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修。
   男人嘴里叼了根还没点燃的烟,看起来介于刚睡醒和没睡醒之间,一头一看就只是用梳子随便划拉了两下的头发,一件纯白的T和一条有点泛白的牛仔裤,手里提豆浆和油条。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在那一瞬间,韩文清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面充斥着某种被刻意压下去的痛苦。
   韩文清相信,那天早上,叶修所看到的自己,第一印象恐怕同样是眼睛。
   因为他们的眼里有同样的东西。
   “叶修”结果最后是男人先开了口,他声音懒洋洋的,冲他点了点头,“欢迎啊”
   “韩文清”韩文清也简单介绍道,“谢谢。”
   不过也就如此了,他们的初见并没有更多的对话,随后两人都各自掏了钥匙进了房门,在房门关闭的轻微声响后,关于这个名为叶修的男人在韩文清的印象里就已经淡的只剩下邻居这两个字了。
   他不是来交朋友的。
   韩文清把背包和自己一起扔在了脏兮兮的沙发上,甚至没有过多的去看这间他即将入住的屋子,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随着闷热的空气一起压了过来。
   五天前他败了诉,那是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官司,之后被单位炒了鱿鱼,但是这一切加起来都没有最后那天他在法庭外那位老母亲对自己说话时所感受到的挫败感强烈。
  他需要时间来调整这个,他知道。
  
02.「叶修」
   邻居那家一直挂着出租这事叶修是知道的,老太太跟着儿子搬去了新小区,旧房子不忍心空着就挂了出租。
    “谁会租那种房子啊”叶修记得苏沐秋之前还一本正经的吐槽过,“连个空调都没有,到夏天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谁会给自己找这个罪受啊。”
   ……结果还真有人租下了这个房子,还就是在会让房子变成“不是人住的地方”的夏季。
   租下房子的男人看起来似乎也是个有着不错工作的男人,穿着正儿八经的西装,就是看起来一副严肃样,像是别人欠他钱的模样。
   不过说不定真有人欠他钱,叶修边开门边不负责任的想,男人那双眼睛看起来就是一副生气痛苦的样子,多半是给别人惹了。
   搬来了个不好对付的角色啊,叫啥来着?啊,对了,韩文清。
   房门打开了,叶修拎着买好的早餐进了门,把钥匙扔在了鞋柜上,客厅里没人,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还没等叶修说话,水声就停了,卫生间门打开,女孩子走了出来。
   “叶修你回来啦”苏沐橙走了出来,脸上还有没彻底擦干净的水迹。
   “…嗯”叶修假装没看见女孩眼角一点点淡淡的红痕,扬了扬手里的豆浆油条,“吃早饭了。”
   手里的东西被苏沐橙接了过去,叶修就手拿起了鞋柜上的打火机点燃了嘴里叼着的烟,“咋们隔壁竟然搬来了人”
   “哇”苏沐橙叼着油条惊讶的抬起头,“在这种季节?”
   “是啊,长的特严肃”叶修想了想,“就跟你们学校那个数学老师一样”
   苏沐橙立马皱起了眉头,“那肯定我不喜欢他,看起来人怎么样?”
   “不是坏人吧”叶修说,回忆了一下刚才仅有的几秒碰面,“就是个正经过头的人”
   墙壁上的时钟响起了整点报时,叶修抬头扫了一眼,催促道自家慢悠悠吃早饭的妹妹,“快点儿吃,上学快迟到了”
   苏沐橙手里拿着油条一顿,看起来迟疑的想要说什么。
   “沐橙”叶修抢在了女孩开口前,“我们说好了吧?”
   “哦……我知道了……”苏沐橙不情不愿的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等苏沐橙慌慌张张的在迟到的边缘出门以后,叶修简单收拾了下屋子坐到沙发时意识到网吧的值班今天是夜班,那这会儿…他竟然无事可做了。
   苏沐秋还在的时候,他们俩一起打着零散的工,平常生活节省些,养一个沐橙再加上喂饱自己确实足够了,只是现在沐秋不在了,经济收入只剩下叶修,沐橙再过一个多月就要高考,大学学费又是一笔支出。
   果然光靠现在这样不行。
  叶修盘算着之前网吧老板找自己谈的转让网吧这件事的可行性,一根烟也已经慢慢燃尽了,抬头想再拿一支烟时,先看到的确实在电视上被放倒,面朝下的合照。
  叶修没有碰过那张合照,放倒下去的自然是沐橙。
  走过去拿起了相框,照片里三个半大的孩子笑的阳光灿烂,那时候他们才是真的穷的叮当响,照了这么张照片都纠结了半天,照好后一直小心保存着……直到现在。
叶修知道苏沐橙心里肯定要比自己更难受,苏沐秋是她孤儿院里因为无法一起领养,就带着她逃跑的亲哥哥,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另外一个人离开后肯定要比自己难受的多。但是女孩一直在努力的往前看,叶修知道,就这一点他们苏家兄妹实在是太像了,多痛苦的事都可以逼自己向前看,努力让自己往前走。
   但是只有把往事真正的看开了才能往前走,一味的假装看不见的前行,是不可能的。
   叶修收起了合照。

03.「韩文清」

  W市初夏的夜里已经开始热了起来,尤其是在一座通风情况极差的老居民楼里,床边放着房东留下来的老电风扇,运作起来伴着略夸张的嗡嗡声,但却没有一点该有的降温效果。
   韩文清翻了个声,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的墙壁传来隔壁一个女孩子愤怒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听的并不是很清楚。
   关于隔壁住着的那个男人,不知道是因为他们作息时间太过相似,还是真的就是因为缘分,几乎每天韩文清都会在楼道里或者楼下碰到,有时就他一个,有时会还带着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孩,最开始韩文清以为是男人的女朋友,后来见的多了,从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能看出,两人似乎更像是兄妹。
   即使见面机会不多,但是韩文清还是能看出这兄妹关系不错,这么夸张的吵架,还真是第一次。
  韩文清扫了一眼时钟,三点二十五分。
   隔壁突然安静了下来,有那么一会儿什么动静都没有,然后是他们这老楼开关都动静极大的老式铁门吱呀的一声关门声。
  看来争吵结束了。
   韩文清坐起了身,从床头柜拿过水杯一饮而尽,根本吹不出风的风扇嗡嗡的在响,时钟极轻的滴答声。
   三点三十分。
   看来睡着是不可能了,韩文清想,与其坐在这和整个屋子干瞪眼,还不如出去转转。
   这么想着的韩文清也就这么干了,随便套了衣服,穿着人字拖就出了门。
   虽说W市也算是一线的大城市,但是即便如此,在城市边缘的老式居民区,半夜三点,除了漆黑一片的居民楼是不可能有别的东西的,甚至连路边的路灯有那么几个都已经坏了。
   于是韩文清站在楼道口望着黑洞洞的街道沉默了半天,最终还是收回了脚步上了天台。
   所以在那天夜里,在天台碰到叶修,后来很久韩文清都在想,这到底是万分之一的偶然事件,还是所有条件最终促成的必然发展。
   和老式居民楼同样年代久远的天台铁门在推开的瞬间毫无意外的响起了很具有年代感的吱呀声,于是韩文清在进入天台的一瞬间就和被吓到转过身来的叶修来了个四目相对。
  “啊”短暂的沉默后,倒是叶修先认出了他,“是你啊。”
   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凌晨爬到天台上来的。
   韩文清将滑在嘴边的打扰了咽了回去,迎着男人的目光走了过去,在男人出声之前就回答了问题,“睡不着,出来走走”
  “啊…”叶修露出了一个有些歉意的表情,“我们吵到你了么”
  “不…”那老屋子的隔音其实没有那么差,韩文清心里清楚,他并不是真的因为他们兄妹吵架才失的眠,就像其实这个夜里也并没有那么热一样,“我只是睡不着而已。”
  男人没在说话了,此时韩文清已经走到了他旁边,男人正叼着一根慢慢点燃的烟爬在阳台的护栏上安静的看着远方。
   韩文清也顺着看了过去。
  入眼的先是一片寂静过头的黑暗,那是他们这座几乎与整座城市脱轨的老式居民区,在半夜三点已经全然入睡了,然而再远一点,年轻的夜生活城市则是一片灯火通明。
   可那片灯火太远了,仿佛与他们所在的地方根本就没处在一个世界。
   “来一根?”叶修递了烟盒过来
   “……”韩文清很少抽烟,但是在那个瞬间他忽然觉得有些累,他取了一根烟“谢谢”
  “不用那么客气”叶修又递了打火机过来,“我们好歹也是邻居了”
   韩文清沉默的点了烟
   “你为什么会搬来这里?”叶修又问道
    不用说那么详细的,韩文清心里知道,他和这个男人说不定这种聊天只会发生一次,但是他还是开口了,“打失败了一个官司,被辞退了。”
   “哇哦…”叶修啧啧啧的叹着气,“大律师啊”
   “不”韩文清冷淡的说道,“谈不上律师”
   “别那么自谦啊,一次失败的官司而已,谁还没失败那么几次啊”叶修吊儿郎当的说道
   “但那不是普通的败诉…”韩文清说,走马观花的回忆起了那实际上不久前才发生的一切,闪过了法官冷漠的脸,最终还是定格在了法庭外那位绝望的老母亲几乎以下跪的姿势拉着韩文清的手。
   “……韩律师,怎么办啊?我…我…我…不能…不能就这么回去啊”女人抬起头,绝望深深的刻在了这位一个脚已经踏入坟墓的女人的脸上,“…我女儿她…你帮帮她,好不好…”
   “…一个城市保洁人员的女儿下班回来的路上被人奸杀了,嫌疑人买通了整个流程的人”韩文清开口,在他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之前,“嫌疑人被以精神有疾病的原因只被判关进了精神病院。”
   但是他很清楚,那种地方,想捞一个权势滔天的高官的儿子出来,不过是几句话的事,就算要避风头,也不过撑死了一年,出来后,那个禽兽以前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他帮不了那个老母亲,帮不了那个无辜的女孩。
   大学毕业的那天,他拿着签了律师事务所的合同信誓坦坦要为弱势群体争取该有的利益,那禽兽父亲派人送来的东西他看都没看。
   可结果不过如此,甚至在官司打完后,他直接被开除出了事务所。
  韩文清意识到手里的烟几乎要燃尽的时候才发现时间竟然过了那么久。
  他从来没想过他会对一个连认识都完全谈不上的人说这么多。
   有那么几分钟的沉默,韩文清似乎都要以为男人被自己突然的坦诚给吓到的时候。
   叶修又递了烟过来。
   “所以你就跑来这种鬼地方了?”
   “……”
   “不是我说啊老韩,你们这些刚从大学毕业跑出来的大学生都这样,经不起社会的打击”叶修手里夹着烟一点一点,漫不经心的说
   “……………谁是老韩?”
   “你啊”叶修转了个身,靠在了护栏上侧过头看着韩文清,“我说你搬来的时候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看来真的是苦大仇深啊,这多大的事啊”
    多大的事…韩文清差点被叶修气笑了,同时不得不怀疑自己真的是疯了才会给这家伙说这么多事。
   “失败并不可怕”叶修却突然说道,他没有在看韩文清了,嘴里依旧叼着烟,但是说话的态度却突然没有那么不正经了,“…我一个朋友说过,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
   夜色里韩文清看不清叶修的表情,他鬼斧神差的问道,“哪个朋友?”
   “啊…你搬来的有点晚,如果你早点来还能见见他,苏沐秋,沐橙的亲哥哥”叶修低下头,声音没有带上多少波澜,“…他一个月前出车祸,去世了。”
   “……我很抱歉”韩文清说
   “不,没什么”叶修笑了笑,“是我想给你说的。”
    “今晚我和沐橙吵架”叶修又说道,“小姑娘在她哥哥去世后一直闹着要休学出来工作,还没多久就高考了,她成绩一直都挺好,我要是让她就这么休学了,还有什么脸见沐秋啊”
   韩文清想到自己印象中的女孩,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是几乎每次女孩都会笑着点点头和他打招呼。
   “她很坚强”韩文清说
   “太坚强了”叶修叹了口气,“他们苏家人的毛病”
   韩文清没在说话了,说到底他还是不了解叶修和苏沐橙的故事,没有贸然劝慰的资格。
   于是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站在天台护栏前,韩文清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只知道这是这么些天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觉到了安静。
   但是也许,韩文清想,明晚他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

大家好我是爬墙n久,最近突然回坑的年玖…
因为赶上了老叶生,所以半个月前就想着写点啥,庆祝一下自己又爬回全职坑,结果写了开头就因为一些事断断续续的拖着没写完…
所以决定把先写的这点发出来。
这篇文的本意是想写两个同样受伤的男人相互扶持的故事,所以感情线可能会很慢热……当然想归想,因为文笔受限,写不出想要的感觉……
近期可能就会写完,结局当然是喜大普奔的HE,大家放心qwqqqqq

对了……这个号里还有一个坑了很久的韩叶ABO长篇……不知道还有没人记得,近期我也会把它填了……(不过估计已经没人看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