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玖玖

嗨大家好这里是年玖ヾ(Ő∀Ő)ノ|主战索路青黑韩叶|全部不拆不逆|会有all向但主cp不会变|不拆林方双花|渣浪@船长说年玖莫怕抱紧我

【韩叶】学生时代 07—09

*叶修生贺
*少女心爆棚的玩意慎入啊Orz

07.

  韩文清高一刚报道那天,下午是新生家长会,晚上回家,韩父韩母就把他拉到一边,语重心长的摊开笔记本给他说了说早恋的十大害处,最后差点就让韩文清当面写保证书才肯罢休。

  也不知道他们被老师怎么洗了脑,之后韩文清要是和哪个女生多说几句话,被父母知道,总免不了啰哩巴嗦一整数落,韩文清大多时候都嗯嗯啊啊的应下,从来没太当过回事。

  韩文清在初中时也收到过小女生的情书,那时他一米八左右的个头,在当时普遍还没发育的男生中间格外醒目,加上理科成绩好,长相也不差,分分钟就被女生帖上了男神的标签,情人节的时候收上一抽屉的巧克力也很正常,不过就算如此,韩文清也从没感受过所谓“怦然心动”什么乱七八糟的青春期特有的冲动。

  没有感受过不不代表韩文清排斥,说到底就算他比平常的孩子老成些,但到底也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家长老师越是明令禁止的,他越是好奇。

  如果他某天对班里那个总爱穿粉衬衫和匡威的女班长突然产生了异样的心动,那他一点都不会奇怪,但是眼下他确实吻着的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身上还带着刚跑完四百的汗臭味的,纯汉子。

  那个吻持续的时间不长,顶多二三秒,期间叶修也没有反抗,也不知道是来的太突然被吓呆了还是确实不在乎。

  等韩文清抬起头时看着对方有些惊讶但确实还带着笑意的嘴角想恐怕是两者都有。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叶修带着意义不明的笑看着韩文清,韩文清倒不觉得有什么害羞,做了就是做了,他不是那么矫情的人。

  等韩文清正准备开口,刚出门了的医务室老师却又走了回来,手里提着医务箱,大概没注意到屋内的气氛,进来时还嘀咕着抱怨什么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差啊什么什么,然后似乎才注意到还呆在屋子里的韩文清和叶修。

  那老师大概想起叶修是伤病号不好赶人,就走上来催韩文清,“哎呀同学你没事就不要在这呆着了,这里地方又不大,都是十几岁的小伙子了还要深情款款的对视到什么时候?快回去快回去!”

  韩文清也无所谓,“那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叶修低低的回了一句嗯,看那样子像是要窝在病床里睡一觉。

  韩文清回去的时候被逮去跑了4×400,跑完基本上当天的项目也就结束了,主席台上说了些明天注意的事项就宣布了今天比赛结束,等人呼啦啦的走完了,韩文清去了趟医务室,医务室的老师已经不在了,连门都锁了,不过这也没啥好惊讶的,叶修恐怕是逮着机会就跑回家了,也没怎么出韩文清预料。

  不过没想到之后一天半的比赛里就再没见着叶修,恐怕是借着受伤的名义索性直接把运动会的假请出去了,八百检录的时候叫到叶修的号韩文清还帮着回答了一句弃权。

  那检录的学生和韩文清同班,听见他回答时有些惊讶,“你啥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了?”

  “也没有,说过几次话而已。”韩文清回答。

  那学生也没继续问下去,倒是韩文清之后细细一想,高中开学这么些天,能和他称之为关系好的,好像也就只有叶修了。毕竟韩文清从来不是一个擅长交际的人,到现在恐怕班里还有一部人和他没搭过话,就光论说话的次数,叶修这个临班的反倒确实最多。

  当天下午比赛就结束了,韩文清上网时想着问一下情况,就敲过去了消息,“在么?”

  那边等了等上了线,显示的是手机在线,韩文清还有些惊讶,他知道对方不用手机的,结果还没等他想完,那边就直接撂过来一条消息——

  “哎老韩,你那有租房子的么?我离家出走了。”

08.

  第二天是周末,中午十一点,韩文清站在小区门口,就看见从不远处公车上下来的叶修,身后拖着行李箱,旁边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披肩发,别着个粉色的卡子。

  韩文清招了招手,叶修走上来笑着调侃道“老韩你这个头我刚下车就看见了,招什么手。”

  韩文清懒的理对方的调侃,看了眼叶修身后的行李,“你真离家出走?”

  “那是”叶修回答,然后给他介绍,“苏沐橙,我妹。”

  韩文清点点头。

  “沐橙,这就我和你说那钱包脸,老韩。”

  旁边的姑娘被逗乐了,咧开嘴角没憋住笑,但还是点了点头,“你好。”

  “我叫韩文清”韩文清黑着脸做了个自我介绍,没理那边叶修明显是有意的调侃。

  “别那么严肃嘛”叶修耸肩,“走吧走吧,带我去房间。”

  韩文清家所住的这个小区实际上有些年头了,是韩父的父亲当时单位分配下来的房子,格局相当老旧,院子里永远有喝着茶下着棋的老头老太太,韩文清给叶修说的时候叶修表示我找的就是这样的地方。

  昨天在扣上叶修问完,韩文清就到楼下打听了一圈,没想真在自家隔壁楼上找到了一间屋子,那家老头老太年初就跟着儿子养老去了,那家儿子在B市混的不错,也不在乎出租这间四五十平米的老屋子赚钱,租出去只是不想让父母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空下来,所以房租相当便宜,韩文清问完告诉叶修后当即就拍板决定了,叶修说他第二天一大早就能搬过来。

  屋子虽然不大,但两室一厅一厨一卫还挺全,房子里大部分家具都在,叶修转了一圈说简直赚到了老韩你太够意思了。

  韩文清也跟着转了一圈,意外的发现小屋子的窗台竟然正对着自己屋,中间隔着一条还不到一米的小道,属于打开窗台就能从对面窗台上拿东西的距离。

  “这位置不错”叶修点评,“以后把窗户给我留着啊,方便我翻过来找你谈人生。”

  一边把大屋收拾好的苏沐橙也走了过来,看见两扇直直对着的窗台也很惊讶,“其实这样也不错啦,让韩文清哥监督你再每天别熬到两三点才睡。”

  “两三点?”韩文清有点惊讶,“你成天晚上都在干什么?”

  “当然是学——”

  “玩游戏啊。”苏沐橙笑眯眯的打断了叶修理直气壮的回答。

  “……沐橙你到底那边的…”叶修心累。

  “这种问题上我可绝对不会松口”个头不高的女生抬起头一脸严肃的戳了戳叶修的脑门,“你就是太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

  韩文清在一边看难得吃扁的叶修有些被逗乐了,“你看看你妹妹都比你懂事。”

  叶修翻了个白眼懒得回话,“我们是不是该吃饭了?”

  韩文清看了眼表,十二点十分,确实到了午饭时间了。

  “怎么样?不恭贺一下我的乔迁之喜么?” 

  “那不一般都是主人请客人吃饭么?”

  “我没钱啊,我现在可是在离家出走。”

  韩文清有点无力的看了眼叶修理直气壮的模样,摆摆手就当认栽了,“我请你。”

09.

  吃完饭之后俩人就各回各家了,叶修说要辅导沐橙作业,韩文清陪着母亲出门逛亲戚,晚上回来写作业才写一半就听有人在敲自己窗户,抬头就看叶修穿着件白衬衫湿漉漉的头发看着他。

  “小心感冒。”韩文清说

  “我还没那么脆弱呢”叶修侧着身靠在窗台上说,虽然看起来偏白的皮肤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韩文清这边客厅里传开韩母叫韩父的声音,叶修微微侧头听了一会,“你父母知道我的事么?”

  “知道”韩文清说,这事也确实没什么好瞒的,“他俩说有时间去你们那转转。”

  “…那还真有点受宠若惊啊。”

  韩文清不再接话,过了一会问道,“你离家出走你父母不找你?”

  “他们不在这,都在B市呢,我弟在,估计我离家出走的事他们至少三个月后才会知道。”

  “你有弟弟?”

  “啊,这个是亲生的。昨天晚上他想离家出走来着,幸亏被我扼杀在摇篮中了。”

  “然后你就出来了?”

  “当然,不然他还想跑怎么办?”

  ……听起来好有道理啊,韩文清顿了顿没说话,然后才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也没啥大理由”叶修回答,半眯着眼似乎被夜风吹的很舒服,“我家老头要我去美国什么贵族学校,我不想去。”

  韩文清皱眉,“有不少人为了能去美国几乎都要挤破头,你就为了这事离家出走?”

  实际上韩文清在此之前就从叶修举手投足间虽然懒散但确实都带着点到为止的礼仪里猜出了对方身份绝对不一般,眼下对方漫不经心的口气总让他想起那些仗着有钱鼻子都长到天上去的富二代。

  “也不是光这一点。”叶修说,转过身背靠在窗台上背对着韩文清,微微仰起头说道,“我当初之所以会跑到H市来读高中都是因为我家老头坚信这里比B市好,其实来这也不差,至少我认识沐橙和沐秋。”叶修顿了顿,似乎在轻笑,“但这不代表我打算继续听他的安排,我对他给我安排的那个专业没有一点兴趣,也对之后他想让我干的事没有一点兴趣,我要是去美国,绝对是靠自己拿下那纸录取通知书,而不是他嘴一张就送到门口的那张纸。”

  叶修转过身,难得的严肃表情,眼里全是深色的认真,星星点点的像是在发光。

  韩文清没来由的突然想起不久前医务室里跳动的亮色阳光。

  但是叶修从来都不是能维持住气氛的好孩子。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找个兼职”叶修收了表情之后又是一副懒散的模样。

  “兼职?”韩文清一瞬间没转过弯来。

  “当然,我这可是在离家出走,不光房租,还有沐橙和我的饮食问题呢。”

  “你打算找什么兼职?”

  “什么兼职…家教?”叶修晃了晃脑袋,转过身贼兮兮的看着韩文清,“怎么样?想不想和我一起感受一下迫害学生的感觉?”

———————————————————

我跟你们讲,写这文让我有了小学写玛丽苏文时的心情……天啦我找回了我遗失了多少年的少女心((。

今天洗澡差不多把具体大纲理出来了,这文估计会变中长篇,赶老叶生日前绝壁写不完_(:з」∠)_那就在老叶生日那天来个大进展什么的吧,嗯_(:з」∠)_

总之…谢谢各位的喜欢(*/ω\*)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