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玖玖

嗨大家好这里是年玖ヾ(Ő∀Ő)ノ|主战索路青黑韩叶|全部不拆不逆|会有all向但主cp不会变|不拆林方双花|渣浪@船长说年玖莫怕抱紧我

【韩叶】【哥哥扭蛋paro】浴室里的男朋友5—7

*继续OOC醒目注意_(:з」∠)_

05.

  叶修是一个从某个角度上来说,随性的有些过分的人,比如他以相当不合常理的方式接受了韩文清是从扭蛋里泡出来的这个事实,又相当理所当然的让对方住在了自己家里。

  实际上,叶修觉得,韩文清的出现直接拯救了他的伙食问题,除了他不得不花更多心思去藏烟和每晚十一点就被迫上床这两点外,确实没有什么别的坏处,这不长不短的相处了的时间,叶修发现自己已经意外的习惯了对方的存在,这个习惯不光是指每日变着花样的一日三餐,就好像和韩文清这个人同居的这件事,已经变得非常理所当然了。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叶修懒的计较,彼时他正坐在餐桌前看着韩文清给自己剥虾。

  男人剥虾的动作相当干脆利落,甚至带着一种莫名的气场,叶修沉默的看了半天觉得应该换个话题。

  “老韩啊”叶修说,“你们这扭蛋到底是什么原理?”

  韩文清似乎有些惊讶,“不是你扭出来的?”

  “当然不是,沐橙给我寄过来的。”

  韩文清的表情有些微妙,随即却又低下头把手里剥好的虾扔进了叶修碗里,“怪不得。”

  “……”对方一副明显的有些什么事但我就是不告诉你的表情让叶修有种摔碗的冲动,“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韩文清回答,“吃虾。”

  “不对啊,老韩”叶修说,“你住这我管吃管住,结果我还不知道你身份,万一哪天你把我暗地里谋杀了怎么办?”

  韩文清看了一眼嘴里还叼着他剥好的虾的叶修,眉毛一挑,“你要知道?”

  “当然!”叶修回答,顺便把碟子里剩下的最后一个虾扔到韩文清碗里,意思让他快点剥。

  “那行”韩文清捡过虾,“从今天起每天十点准时上床,早上七点起床跟我出门跑操,晚上睡觉前一百个仰卧起坐。”

  “小意思!你当哥是什么人!”叶修立马回答。

  “坚持一个礼拜,我就告诉你。”韩文清接过自己没说完的话头。

  “……”叶修瞬间颓了。

  韩文清也懒的理叶修,把最后一个剥好的虾扔进叶修碗里,“做不到就好好把你的饭吃完。”

06.

  问不到韩文清,叶修就跑去问苏沐橙,想着自家妹妹怎么也不会坑自己吧,就戳开了扣扣。

  「沐橙啊。」

  「怎么了?」

  时间晚上七点半,韩文清在厨房刷碗。那边回的倒挺快,看来这妮子确实玩的挺嗨。

  「你给我寄来的那个扭蛋」叶修打过去一半,没想到那边回的却相当快。

  「怎么样?怎么样?叶修哥你泡出来了没?你别告诉我你没泡啊?我可没和你开玩笑!」

  「……我泡了。」

  「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叶修想了一下,「钱包脸。」

  发过去才想要问正事「哎沐橙,你到底是从什么扭蛋里把他扭出来的?」

  「他没告诉你?」那边也惊讶

  「没有」

  「哦~」苏沐橙发来一个高深莫测的笑脸,「那你马上就知道了。」

  叶修“……”

  「沐橙你别闹!有你这么对哥哥的么!」叶修痛心疾首。

   「其实也用不了多久啦,过段时间我就告诉你」沐橙回,然后又快速刷过来一条「哎我先不说啦,云秀叫我看电视去了!」

  然后头像就灰了。

  叶修悲伤的意识到,原来自家妹妹也是会坑自己的。

07.

  叶修窝在沙发里叼着棒棒糖看韩文清在厨房做饭,这两天叶修觉得自己妥实胖了一圈,肚子上的小赘肉明显更有手感了,他觉得自己确实得考虑一下韩文清说的跑操或者仰卧起坐了。

  当然,就目前为止,这些也都还在考虑的范围里。

  叶修往下蹿了蹿身子,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嘴里的棒棒糖嘎嘣一声咬了下来,叶修把棒棒取了下来,嘴里的碎糖在舌头低下转了个圈。

  “哎老韩。”

  “怎么了?”

  “明天你去趟超市,糖没了”

  韩文清闻言皱眉,刚好正炒完了最后一道菜,就关了火走了过来,看叶修拿着棒棒糖的棍来回晃。

  茶几低下的抽屉里用来放糖的盒子已经空空如也,“你吃太快了。”韩文清说。

  “有么”叶修斜着眼扫了一下,拿起桌子上放着的糖纸,“这个啊,荔枝味的,你多买几个。”

  韩文清接过,看了几眼,“这个好吃?”

  “唔。”叶修回答,嘴里的碎糖被他转到了右腮,鼓起一个小小的圆,说话有些不太清楚。

  韩文清微微一顿,坐到了叶修旁边,蓦地俯下身,直接将叶修的脑袋控在了自己两个胳膊之间。

  “卧槽——唔——老——!”

  叶修一愣,嘴里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韩文清直接堵了回去。

  韩文清的吻和他本人一样,霸道而又强势,一上来就撬开了叶修的牙齿,嘴里转了一圈,就把舌头底下的糖卷了出来。

  叶修也不甘示弱,从最开始的一愣反应过来后就没有放弃过夺取主动权,韩文清舌头上的糖还没呆多久就又被叶修卷了过来,甜腻的荔枝味弥漫在两人唇齿之间,但一场明明暧昧至极的吻被两人演绎的却是硝烟弥漫。

  纠缠了半天那小半颗的糖果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韩文清这才直起身,微微舔了一下遗留在唇上的味道,“确实味道不错。”

  叶修哪还有力气回答,将那碎糖剩下的一点点咽了下去,只是翻了个白眼瞪了下韩文清。

  “行了”韩文清说,走回厨房把最后一道菜端了出来,“吃饭了。”

—————————————————

这个文下一发估计炖个肉就能完结啦(*/ω\*)

老韩之所以这么贤妻良母既能做饭又能刷碗是因为他是xxxxx哦!(滚蛋(。

我觉得大家应该都能猜到(。不过猜到了也不告诉你(。完全不是悬念的悬念(。

哦对the battle of awakening我这周会更的…相信我……Orz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