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玖玖

嗨大家好这里是年玖ヾ(Ő∀Ő)ノ|主战索路青黑韩叶|全部不拆不逆|会有all向但主cp不会变|不拆林方双花|渣浪@船长说年玖莫怕抱紧我

【青黑】【黑子0131生贺】【01】 Because is you

*不良少年青峰设定qwq

*其实就想看对所有人凶只对老婆孩子气的阿大呢(๑´ㅂ`๑)


01.


  青峰撂翻最后一个小混混后才注意到站在巷子口的黑子, 他不知道对方站在那有多久了,毕竟少年一向存在感极低,就算告诉他对方从最开始就站在那了他也不会太惊讶。

  少年站的位置逆着光,青峰看不清楚黑子的具体模样,只能在强烈的光线下看见少年一小撮水蓝色的发丝。

  但他几乎能想象到少年脸上的表情。

  然后青峰就这样和少年只是模糊的黑色轮廓的身影对视了四十秒。

  最后青峰干脆的抹掉了嘴角挂彩的血,抓起扔在一起的书包,转过身就打算大步的走开。

  “青峰君。”少年却开了口。

  黑子的声音从幼年时就一直如此,温柔干净,音量不大,但总是能莫名其妙戳到青峰的某个地方,让他有种不按着少年说的那么去做就不行的感觉。

  于是青峰刚迈开的脚步顿了顿,随即还是认命般的转过了身。

  黑子从逆着的光线里走了出来,淡蓝色的眼睛落满严肃,刚准备开口,就看见青峰露出了一个有些别扭的傻笑——大概就是那种从样子上看,实际上是为了讨好,但完全没有达到讨好目的的傻笑。

  就算如此,黑子本来已经到嗓子眼的话在看到对方表情后全部都无奈的落回了肚子里。

  “青峰君,我记得你上次答应过我再不打架了吧。”黑子说。

  “这次真的不能怪我!是他们自己找上来的!我给过他们逃跑的机会!”青峰一脸理所当然。

  黑子几乎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对方是如何用一张写满“来打啊!”的表情说出我不想打架的样子。

  “青峰君可以跑啊”黑子叹气。

  “跑?”青峰不可置信,“阿哲你在和我开玩笑么!那怎么可能!”

   完全没有指望从对方嘴里听到什么满意回答的黑子,咬紧了奶昔的吸管,转身面无表情的就要离开,然后毫无意外的听到了背后某大型犬唉唉唉的求饶声。

  如果此时要让任何一个A市的警官看见青峰可怜巴巴的跟着黑子走的样子,可能都会觉得世界观崩塌了吧。

  青峰大辉在A市的不良少年里是相当出名的,初中时还算好,但从他升上职高的那天起,只要是哪哪哪传出什么大型的打架闹事事件肯定是少不了他的身影,在这不算小但也不算大的A市,说的夸张些,99%的警官都听说过青峰的大名,而89%的警官都处理过青峰的打架事件。

  只要提到青峰大部分人的印象都是飞扬跋扈,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像这么服软的跟在某个人身后那就更不可能了。

  连青峰的好友桃井都说,现在的青峰君也唯有在黑子面前会有一些以前时的模样。


  而此时的青峰则一路上都一副做错事的孩子样跟在了黑子的身后,直到和黑子回了公寓对方取出医用物品开始为青峰消毒时,青峰才总算舒了口气活了过来。

  “哎哎阿哲我和你说,那个黄毛简直没脑子!我都说了他打不过我他还不信!结果不还是——嘶——阿哲你干嘛!好疼!”正眉飞色舞的青峰毫不客气的收到了来自黑子的棉签攻击。

  “我觉得打架这种事没有什么炫耀的资本。”黑子面无表情的说,手下的棉签依旧毫不客气的压在了青峰的伤口上,“青峰君打架的时候怎么没觉得疼?”

  “这不一样啊阿哲——你快拿起来啊…哎哎哎好痛!!”看着自己取开棉签后疼的跳脚的青峰,黑子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青峰君以后请不要再打架了,毕竟打架是不对的事,还很容易受伤。”

  青峰没说话,试图转移视线来转移话题, 结果等了半晌也没见黑子说话,就连手下的动作都没有继续,只能不情不愿的转过脸,对上了黑子和格外认真的淡蓝色眸子。

  在这双眼睛下,青峰很难做到理所当然的去说什么事。

  “我都说了这真的不怪我!我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打过架了,都是那帮小子自己找死,我又不可能逃跑,再说了阿哲,我已经下手很轻了!”

  最开始青峰打架时下手完全没有轻重,不止一次把人打进了医院,后来黑子怎么劝都没用,好歹达成了“下手不会再那么重”的承诺。

  但是…黑子无奈,他总觉得关于这件事上他根本陷入了死胡同。

  最后他也只能取过碘伏,小心翼翼的给青峰的伤口消毒。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就在青峰要抑制不住继续说今天打架的事时,黑子却又开了口。

  “青峰君。”黑子叫他,声音很低,戴着点微不可闻的祈求。

  “嗯?”

  “我可以拜托青峰君一件事么?”

  “什么事?”

  “青峰君…这个礼拜六,可以陪我…去练练篮球么?”黑子小心翼翼的开口,但是却还是看见本来搭在自己膝盖上的属于对方的那只胳膊明显僵硬了一下。

  “阿哲,我说过,我不会再打篮球了吧。”青峰粗暴的回答,声音是很少在黑子面前显露出来的生冷。

  这就是现在的青峰君在别人面前的模样么?黑子有些心疼的想。

  “为什么?就因为去年那一点小事?”黑子抬起头,目光直视青峰发暗的眸子,“就因为那一点小事,你就要放弃你努力了八年的篮球?青峰君,你原来这么懦弱么?”

  “…阿哲——!”青峰咬牙, 他想大声的冲对方吼,就像对所有试图劝自己的人一样,可是他发现他根本做不到,看着对方那双直视着自己丝毫不动摇的淡蓝色眼睛,青峰觉得所有即将冲出口的话都软在了嗓子里,一股没来由的烦躁就在这之后充斥了青峰的五脏六腑。

   他抽回了自己在对方手里的胳膊,动作极大的站起了身,带翻了放在桌子上的还没盖上的碘伏。

  青峰望着地板上那些暗色的液体,一回头又看见了黑子注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写满恳求,青峰几乎就要开口答应对方那根本不过分的请求了。

  然后他想起了一年前那些本应该是自己手下败将的家伙们一脸的幸灾乐祸,和当时裁判们彼此交换的嘲笑的眼神。

  “…去你妈的!”青峰烦躁的爆了粗口,转过身快步的离开了黑子的公寓。

  留给黑子的就是一声放大了的关门声。

  而黑子不死心的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后很久,才失望的低下了头,那根还没有完成它任务的棉签颓然的掉进了地上那一滩已经四散开的液体。

  黑子拿过手机,打开简讯,调出名为『桃井小姐』的收件人,编辑短信,发送,发送成功。


  『对不起,桃井小姐,我没有劝动他。』

————————————————


一放假就拖延病的我(手动再见

这篇本来打算赶生日之前写完的贺文硬生生的拖到了今天才动笔…我会在阿哲生日这两天撸完的T T


总之就是阿哲生日快乐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22)